> 万世为王

剑光冷冽,寒气逼人,瞬间来到九极剑尊近前。

尸变的九极剑尊,浑身缠绕死亡气息,可以说是一头由死亡气息所驱动的凶狂野兽。

如今,迎上姜南这以原始死亡之力为核心所凝聚而成的剑光,便是根本抵挡不住。

只眨眼间而已,这道剑气便是斩碎了对方体外的汹涌尸气,随后,这道剑光直接落在对方的尸躯之上。

“真让人放心啊。”

阿波罗道。

“废话真多,速度快一点。”

姜南道。

“好勒!”

阿波罗道,当即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开始收刮这座石室内的一切珍宝。

“吼!”

私房悠悠的静谧时分

尸变的九极剑尊看到这一幕,一声咆哮,再次朝着阿波罗扑去。

姜南不由得有些诧异,看这模样,这尸变的九极剑尊,倒好像是有自己的意志一般。

不过,仅仅只是像而已。

他以神念扫视而过,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如今的九极剑尊,确确实实没有属于自己的意志。

之所以见着阿波罗搜刮墓室而疯狂扑上,这算是野兽的本能。

野兽自有护巢本能。

他抬手,十倍战力瞬间涌现,以这等十倍能量催动原始死亡之力。

原始死亡之力浩荡开来,径直将对方拦下,而后将对方淹没。

“嗤!”

“嗤!”

“嗤!”

轻响声一道连着一道,在原始死亡的覆盖下,这九极剑尊身上的死亡气息,如同冰雪遇到火苗般融化。

甚至于,有凄厉的惨叫声,从这九极剑尊口中传出,非常的刺耳,宛若是两块玻璃在摩擦。

原始死亡之力,天克一切死亡系生物。

在原始死亡之力的压迫下,尸变的九极剑尊,鬼躯节节崩溃。

“这……”

“那是……原始死亡之力?!”

“能毁灭它?!”

这片区域之外,一众修士已经发现了姜南施展的是原始死亡之力,都是不由得露出惊容。

同时,也有震撼。

这个地方,尸变了的九极剑尊的可怕,这些修士都是有领

教,毕竟是从对方手中逃脱的,对方很凶狂。

可是如今,在姜南手中,这九极剑尊,却竟然这么的脆弱。

尸变的九极剑尊在原始死亡之力的笼罩下,口中不断发出惨叫的声音,越来越刺耳。

其尸躯,随着原始死亡之力的压迫,越来越残破。

“铿!”

突然,其残破的尸躯之内,竟是有剑气扩散而出。

剑气凌厉,完由死亡气息凝聚而成,竟是硬生生斩破了姜南祭出的原始死亡之力。

如此一幕,使得姜南双眼不由得微缩,露出一抹惊色。

对方已经化作阴厉,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意识,但如今,竟是使得己身的死亡气息化作为了剑气。

死亡剑气!

且,这等剑气,明明是以死亡气息凝聚而成,按理说依旧会被原始死亡之力压制的。

可实际上,这等剑气,这个时候却居然贯穿了他的原始死亡之力。

这很慑人!

“尸躯在危险之下,潜能释放,凝聚出了这等剑气?”

他心头猜测。

生出这个猜测,他脸上的惊色不由得更浓了一些。

能在死后,变作厉鬼,肉身还保存有剑道潜能,这很可怕!

足以说明,九极剑尊当初的剑道造诣非常的高。

且,不是一般的高!

对方在死前,或许已经达到了道皇级层次,而所悟剑道,甚至可能超出这个级别!

很逆天!

“铿!”

死亡剑气铮铮而鸣,尸变的九极剑尊戾吼,体内有着更多的死亡剑气迸溅而出。

这等死亡剑气非常可怕,姜南的原始死亡之力,一时间竟然无法压制。

这等剑气甚至扩散了出去,斩向周畔。

“我去!”

阿波罗哆嗦了下,这等剑气实在太凌厉了。

当下,他快速闪避,躲到墓室的棺椁之后。

这棺椁材质不一般,且加之内里有着非常浑厚的九极剑尊的尸气,在九极剑尊混乱的死亡剑气之下,这方棺椁可以最大程度的抵挡对方发出的剑气。

至于这石室内的珍宝等,他刚好部收完。

叶倾舞显得很平静,狱

书抖动,六色神光交织而出,于她体外形成一道六色光幕。

这是狱书之力,可极大程度的抵挡这光幕。

这片区域外,其它一众修士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实力不强,有人被剑气波及,当场便是炸开。

姜南以原始死亡之力拦下成片的剑气,朝这些修士低喝道:“退远一些!”

说着这话,他以原始死亡之力席卷开去,相助这些修士卷开大半的剑气。

“多……多谢!”

这些修士又惊又恐的道谢,而后快速远退。

“吼!”

九极剑尊戾吼,死亡气息奔腾,一双眸子猩红无比,丝丝的盯着姜南,径直朝着姜南迈步而至。

这一刻,其速度很快,眨眼即至。

不过,也是这时,姜南身后已经是有万佛印凝聚而出,完是以原始死亡之力演化而成。

以原始死亡之力演化而成的万佛印,将原始死亡之力对于死亡气息的压制,再次提升十倍。

以这等原始死亡万佛印,他将九极剑尊笼罩。

九极剑尊挣扎,但却是没有用了。

这个时候,纵然是以对方的死亡气息所凝聚而成的死亡剑气,也完挡不住姜南的原始死亡万佛印。

在原始死亡万佛印之下,其鬼躯再次开始瓦解。

姜南一手加持原始死亡万佛印,一手引动原始雷霆之力,一起劈落。

两者对于死亡系生物,都是有着极大的压制,当即,这九极剑尊的瓦解速度便是变得越来越快。

渐渐的,其猩红的双眼,竟是渐渐变得浑浊起来,散发出来的死气变得越来越弱。

浑浊的双目,透过原始死亡万佛印落在姜南身上,一瞬不瞬的看着。

姜南动容:“这是?!”

这个时候,他真切感觉到了,对方似乎苏醒了一缕意识!

而几乎是这个时候,九极剑尊双目中,两道光辉射出,径直没入他的双目中。

顷刻间,他的脑海中多出一道又一道的剑诀,密密麻麻。

只简单一扫,他便是震撼,这些剑诀太惊人了,堪称巧夺天工,摧枯拉朽!

九极杀剑!

“传承下去。”

一道虚无缥缈的魂音在他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