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体境?什么淬体境?”

阿波罗不解。

姜南简单将三十三天的修行层次,和阿波罗说了一下。

阿波罗了然:“原来是这样,们的故土世界,还真的低等的不行了啊,最弱的居然不是先天境。”

他告诉姜南,修行界,真正的修为划分,他所知道的,都是从先天境开始算起。

淬体这等境界划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姜南一时不由得无语,看来,三十三天的修行界,实在是有够弱小的。

不过,这等事,他也没有多想,目光落在前方大道上,朝着前方走去。

“干啥?”

阿波罗问道。

“收集一点情报。”

姜南道。

夏天清凉小妹纯真可人

他们刚来到昊仙大世界,对于如今所处的位置,以及昊仙大世界具体细致的势力划分,还不清楚。

只知道,昊仙神朝是昊仙大世界最强的势力。

他来到大道上,拉出一个稍微年老的修士,旁敲侧击的向对方请教昊仙大世界的修行界诸情报。

半响后,他得知了许多事,向老修士道谢,目送对方远去。

就他询问所得,昊仙大世界非常广袤,如今,他们所处的位置算是昊仙大世界的中上区域。

这片区域,被称作是北荒。

北荒上,最强者足有着道皇境界的修为。

北荒修行界,势力大致分外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的修行大势力有七个,个个都有道皇境强者。

第二层次的修行势力,总共十八个,最强者道尊九重天,且,数量不少。

第三层次的大势力,总共一百零七个,最强者道尊第一重,数量比较少。

同时,对于这北荒区域的一些个禁忌之地,他也从对方口中得知了不少。

至于更上层的区域,老修士知道的也不多,毕竟,这也只是一个道君境界的修士,所知甚少。

对此,姜南如今也不打算继续问。

现在问清楚和问不清楚,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什么影响。

之后,有的是时间让他们弄清楚。

如今,就这个区域,他们弄清楚了便就行了,方便他们接下来行事。

“走吧。”

问清楚了这些事,他招呼叶倾舞和阿波罗离开这个地方。

不多久,他们又是走出了很远。

这时,前方出现了不少修士,都在御空而行,以一个非常快的速度朝着远处冲去。

“那座墓里真的有宝藏?”

“自然!”

“据说,那可是当初北荒的一个剑尊所留,内里宝物绝对不少!”

“难道是,千余年前的九极剑尊?!”

“好像就是!”

“就修行界的传闻,对方当初只差一丝就能踏入道皇境,一生的收藏可是非常丰厚,其墓内,当有着各种古经秘术,还有一些奇特珍宝,对于道尊境下任何人,应该都有大用吧。”

“不要说是道尊之下,或许,就算是对一般的低境界道尊,也可能有用!”

有几个修行在议论。

这几个修士的议论声不算太小,自然是传入了姜南三人的耳中。

叶倾舞还算平静,姜南和阿波罗,眼中却都是有精芒交织而出。

“小子,去吗?”

阿波罗问姜南道。

姜南点头:“自然!”

有这么一座大墓,内里宝物奇多,他们自然得去看一看。

“去?”

他问叶倾舞。

“决定。”

叶倾舞道。

对于这些,她并不怎么在意。

“好,那就去!”

姜南道。

当下,三人便是跟在这个地方其它一众修士后面,朝着那九极剑尊的大墓而去。

三人速度不快不慢,不多久后,随着一众修士踏入了一片大山中。

大山内,植被葱郁,许多都是三人不曾见过的品类。

当然,对于这些,三人并不在意。

这个时候,三人的目光都落在前方。

前方,山脉正中位置,一座巨大的山峰处,有一处破开的缝隙。

内里,有一座石碑露了出来。

这俨然是一块墓碑,其上刻印有九极两个字,这两个字上,有着非常凌厉的剑气交织。

这个时候,有修士在攻击那里。

因为,那个地方,墓碑上有着结界的存在,虽然经过这么多年的侵蚀变得弱化了许多,但依旧没有那么容易破开。如今,这个地方,修为最强的也只是才道君九重天,要破开这里的结界,自然是很难。

不过,虽然很难,可就目前看上去,最多再有五个时辰的时间,石碑处的结界就会被这里的修士轰碎掉。

“小子,直接出手轰开它!”

阿波罗对姜南道。

以姜南如今道君八重天的修为,全力施为,足以发挥出堪比道仙五重天级别的战力。

姜南若是全力出手,足以轻松的轰开这里的结界。

“急什么?我们看着就好,无非就是迟一些进去,对于我们而言,不会有任何影响。”

姜南道。

阿波罗翻白眼,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

“轰隆隆!”

前方,神能轰鸣,越来越多的修士加入到轰击墓外结界的阵容中。

“看那边,好漂亮!”

“这……”

“好美!”

就在这时,这个地方,有诸多修士的目光朝着姜南三人这边看来。

当然,都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叶倾舞身上。

“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这真是……”

看到叶倾舞,许多修士怔怔出神。

就连一些女性修士都不由得动容,看着叶倾舞,眼中都是不由得流露出光亮了。

许多人甚至都忘却了这个地方的九极剑尊之墓,实在是叶倾舞的吸引力太大了。

对于这些人的目光和议论,叶倾舞显得很平静,轻轻逗弄肩头的黄金小龙。

这样的场景,她早已经习惯了。

“那什么,要不,抹点妆,把颜值降低一些?”姜南小声对叶倾舞道:“这么多人看着,我吃醋了。”

叶倾舞看向他,轻笑了下,没有说什么,继续逗弄黄金小龙。

不过,对于姜南而言,这也足够了。

如今,叶倾舞脸上的笑越来越多了。

也是这时,一个青年朝着这个地方走来,很快来到近前:“这位姑娘之美,堪称绝世,敢问姑娘芳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