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歌舞团虽然是文化部下属单位,业务方面却受中宣部管辖和指导,唱什么跳什么,反映什么主题,到哪些地方演出,都得中宣部批准同意,而文化部那边只须备案即可。

谁真正拥有歌舞团领导任命权不明而喻。

事关宏观层面宣传方向,中宣部对几个国家级歌舞团、京都电视台等宣传阵地的领导班子建设非常重视,即使只是厅级顶多副部,每次人员变动都必须经部务会研究,也就是说,最终决定权直接掌握在于云复手里!

这样曲曲折折算起来,乔娜找方晟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途径。

“我懂了……”方晟只轻轻说了三个字。

乔娜深深凝视对方,道:“或许我魅力不够没法吸引您,但吴郁明那边的难题……我可以放姓曹的一马,来换取你的承诺。”

原来她早洞察吴郁明与曹总之间的关系,多方施压让方晟乖乖上门谈判。

好有心机的女人!

话说回来,倘若单有美貌再放得开也不可能一步步成为耀眼的一线女星,在影视圈美貌加智慧还有几分运气才等于成功。

方晟起身来到落地窗前,眼底是璀璨夺目、流光异彩的碧海市中心,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千算万算都没想到乔娜抛出这个难题。

的确是难题!

无辜眼神惹人爱

一方面方晟都不知道怎么在于云复面前开口,在生活作风方面,自己的名声已差到极点,于老爷子和于云复曾当面批评过;乔娜也是艳名在外的当红影星,不单在影视圈,重量级富豪、知名投资人等好几个都有实锤,方晟替乔娜出面游说,脚指头都能想到两人发生过什么——哪怕没发生过什么。方晟已惹那么多麻烦,于家肯定不愿他掺和素以麻烦著称的影视圈。

另一方面是资格资历问题,无论“德艺双馨”标准,还是专业技艺,乔娜都不能胜任副团长,部门负责人都勉强。这个要求提得太高了,高不可攀!

就在沉吟间,乔娜从背后环抱住他的腰,贴在肩头喃喃道:“曹总那点小事不算什么,其实还有很多您意想不到的东西……”

方晟深深吸了口气,道:“坦率说我此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帮吴郁明解决影视基地资金问题……”

“我都说那不是问题呀。”她甜甜笑道。

“不过在我而言是很大的问题,”方晟借转身碰开她的手臂,道,“帮吴郁明只是市长对市委书记的职责之内,是情分不是本分,就是说我可以帮也不可以不帮,帮对我没多少好处,不帮他也拿我没辙,听明白我的意思吧?”

乔娜笑得有点僵,勉强道:“小小的副团长,对方市长不算难题吧?”

“恰恰相反,这件事很困难,难得我都不知道从何着手。”

“真没想到……方市长居然这么说,大出我的意料呢……”乔娜瞬时可怜楚楚道,眼圈红了,泪水在眼眶里直打圈,“我……我都不知说什么才好……”

方晟深沉地说:“你应该事先做足功课的——在谈判之前,我跟吴郁明之间不仅仅是书记与市长的关系,比你表面看到的更复杂,不搞清楚个中内幕,注定今晚谈话以失败告终。”

“解决影视基地资金,他欠您一个大人情啊……”

“几千万、两三个亿并不算什么,如果强行把名声不算很好,又达不到艺术家标准的影星放到副团长位置,那才是灾难**件,官场中人谁都不会拿乌纱帽这样赌博。”

“那……那怎么办呢?”

乔娜眼泪扑簇簇直落,雨打梨花伤心欲绝的模样。

方晟虽看在眼里却无动于衷。流泪对乔娜这样的一线女星来说是基本功,怎么流、流到什么程度、用什么表情配合,那都是信手拈来,根本无须酝酿。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到乔娜这个地步恐怕已分不清现实和演戏,早深深融于一体。

“曹总那边暂且放手吧,算卖我一个人情,”方晟笑了笑,“那点钱其实真不算什么,我有更少成本解决的方案,但念在乔小姐精心布局这么久的份上——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特别是聪明的女人,也对影视圈有几分好奇,所以乐意欠份人情。”

听出事情有转机,乔娜的眼泪立即刹住,露出惊喜的目光。

“华夏歌舞团副团长……可以当作最终目标,在此之前要有过渡和铺垫,等水到渠成再说……”

“您指的水到渠成是——”

“要完成从影星到艺术家的华丽转身,”方晟道,“这一步不象你想象那么容易,艺术家称谓不是花几个钱、发表几篇软文就行,需要一定阶段的积累——出国巡演、下基层和到边疆慰问演出等等,都是无偿付出,没有报酬,你能做到吗?”

“我……”

乔娜一时呆住。

方晟描绘的生活与当下境遇悬殊何其之大,她根本没有心理准备。

“还有备选方案,我可以提供海外市场拓展你的生存空间,那个需要足够实力作保证,当然也有扑街可能,总之你面前选项并不多,最稳妥的是找个豪门嫁了……”

“不不不,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乔娜连连摇头,似乎心乱如麻。

方晟看看表,道:“不早了,先聊到这儿……”

“哎,方市长!”

乔娜拉住他的衣袖,眼波流动,脸上荡漾着隐隐春意,正待说什么却被方晟打断。

“关于未来请斟酌清楚,等曹总的事平息后再找我,”方晟顿了顿,“我绝不会白白欠人情的,这一点务必放心。”

说罢微微挣开,大步离开。

见他远去的背影,乔娜愣愣出了会儿神,仰头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仍由侍者引着抵达负二层停车场,上车后方晟问:“怎么样?”

大丁聚精会神开车,小丁沉声道:

“屋里有名堂,至少三处针孔摄像机和拾音装置。”

“附近房间有没有人?”

“除靠电梯两间有客人,其余都是空的。”

“唔……”

方晟闭目养神,脑中却一直咀嚼与乔娜的对话。

时间太晚,方晟在碧海过了一宿,第二天清早回潇南途中与徐璃联系,手机关机!

官至厅级必须保持24小时手机畅通,不通说明有情况!

再打于道明的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这一下方晟倒放心了。

此刻双江省委常委们应该在开会讨论人事变动方案,参会人员都必须关闭通讯工具,徐璃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也列席会议并做记录。

这当儿会有什么调整呢?

方晟很快想到潇南市委常委林枫!

之前由于牵涉吉艳萍命案,以及铁板钉钉的婚外情,潇南市委在案情不明前让他长期休假。如今吉艳萍之死被界定为自杀,虽说不是杀人凶手,组织上仍须做进一步处理。

生活作风问题不算大事儿,只要经济方面过硬,很可能平级挪个地方吧,肯定不如省会城市,权力方面也会被边缘化,捱过这届就转到人大政协了。方晟暗暗琢磨道。

徐璃没空,第二顺位轮到樊红雨。

然而方晟就是饱一顿饥一顿的苦命,樊红雨居然不在红河,跟随许玉贤、朱正阳等人去朝明市考察交流!

哭笑不得的结局!

方晟倒有些后悔:早知如此,昨晚跟乔娜半推半就也无妨……

回鄞峡途中接到徐璃电话,透露刚刚通过的人事决定:

蒲英江不再担任鄞峡市委常委、统战部长,调任鄞峡人大副主任;

马天晓任鄞峡人大副主任;

林枫不再担任潇南市委常委,调任鄞峡市委常委、统战部长!

“哪,这个花花公子到鄞峡?”方晟头皮发麻。

徐璃似笑非笑:“担心他跟你抢资源啊?”

“胡说八道!我是想本土派虽然痛失一员大将,林枫却是派不上用场的主儿,没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徐璃懒得在电话里跟他谈论人事,简单说:“准备一下吧,明天送他去你那儿。”

“哦,住一宿再走?”

“去你的,上次落空的事还没弄明白呢。”

徐璃指的是巧遇姜源冲那晚,众人大醉,原本方晟打算溜到她房间共渡良宵,不料误入芮芸房间的经过。

事后尽管徐璃觉得奇怪并未纠缠不休,方晟也没深究,那件事只有芮芸一个人知道真相。

快到鄞峡时于道明也打来电话,简洁地说:“考虑到鄞峡常委里面本土派人数过多的现状,上次就准备调整,肖挺担心反弹强烈缓了一步,如今你和吴郁明也换掉不少干部,把蓝善信系的林枫弄过去方方面面都能交待,坏处是局势更复杂化,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呃,二叔那边不打算对程庚明进一步处理?”

于道明没好气说:“要不看你的面子早把他打发回梧湘,县委书记是干不成了,顶多挂个正处级副秘书长。目前还好,宣了个调研员又识相地回老家休息,暂时没人死咬着不放,先凉快几年吧,两三年内别想出山。”

“让二叔费心了。”方晟涎着脸说。

人事消息总以光速传播。

方晟回到市委大院时,关于蒲英江退二线、林枫即将担任常委、统战部长的消息已传遍鄞峡。

这样一个意外人选,实在为鄞峡各方势力所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