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云歌很是不服气:“为什么你总是夸依姮,夸云尔,尤其是希晴,我就没听见你说过她半个字的不好。可是,我才是你亲妹啊!你就不能夸夸我?”

“你有什么值得我夸的?”

“哼!”傅云歌很是生气,“我要是去告诉麻麻!”

“你去吧。”

见自家哥哥不吃这套,傅云歌又换了口吻:“我去跟爸爸说,你总是欺负我打压我,还说我笨说我丑。”

傅胜安的表情很是凌乱:“……你至于吗?”

“我就知道,谁都治不了你,但是爸爸能!”

傅君临在家里的威严,还是很大很重的。

但他是一个女儿奴,特别疼爱女儿,对傅云歌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

不过对于傅胜安……傅君临就相当严格了。

毕竟,傅胜安以后是要继承家业,管理傅氏集团,把家族企业发扬光大的。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来这一套。”傅胜安不屑的哼了一声,“除了跟爸告状,你还会干嘛?一个魔方都不会拼的人。”

空气刘海浴室美女吊带短裙秀美腿香肩一展纯真笑容图片

“我不会拼,很正常啊,希晴也不会……噢,我知道了。”

傅云歌忽然一副了然的神情。

傅胜安斜眼看她:“你知道什么?”

“这个魔方,我想起来了,是希晴送给你的。”傅云歌说,“难怪你当个宝贝似的,天天都要摸一摸,看一看,玩一玩。”

到底还是年纪小,藏不住事,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少年,心思再深,也还只是一个孩子。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傅胜安否认道,“我只是喜欢魔方而已,跟希晴怎么就扯上关系了。”

“哥,你也有不敢承认的事情啊。”

“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傅云歌笑得开心极了:“麻麻常常说,你和希晴是从小的缘分,你当年在咖啡厅看见她,就拐着人家去游乐场玩,害得大家都以为你们失踪了,到处找……”

“你看见了?话真多。”傅胜安咳嗽两声,赶紧打断了她。

傅云歌忽然伸出手来,摊开掌心。

“干什么?”

“证明一下啊。”傅云歌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你把魔方给我。”

傅胜安没动:“你不会玩,要它做什么。”

“就是因为不会,所以才更加要多玩。哥,那个魔方,就给我练练手呗。”

傅胜安怔了一下,不好拒绝傅云歌,可是心里又真的舍不得。

一番纠结之后,他转身,把魔方拿起了,重重的放在傅云歌手里:“诺,给你,随便你怎么玩。”

傅云歌笑嘻嘻的接过,拿着魔方转啊转,很快就把拼好的六个面,部打乱了。

傅胜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哥,借我玩两天呗,”傅云歌说道,“放我房间里面去。”

“爸说了,房间里不能放玩具。”

“一个 魔方而已,我放在枕头下面,爸不会发现的。”

傅胜安忍了忍:“随你。”

亲妹这是亲妹,他除了忍也只能忍,别无他法。

爸妈给他生一个妹妹,真是来折磨他的。

傅胜安真不清楚,自己当年为什么那么想要一个弟弟妹妹。

爸妈应该再生一个弟弟的,这样的话,他就有伴了,带着男孩子一起爬树捉鱼各种玩。

而带着傅云歌这娇滴滴的小公主……

麻烦!麻烦!麻烦!

麻烦的事情说三遍!

傅云歌拿着魔方,作势就要起身。

她眼睛骨碌碌的转,侧头看了傅胜安一眼,忽然惊叫一声:“哎呀!”

只见,她的手一松,手里的魔方,直直的就往地上摔去。

傅胜安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这要是摔坏了……

他立刻伸手去捞,想要抓住。

不过,傅云歌隔得近,动作比他快一点,在魔方落地之前,用双手给接住了。

“哎呀,”傅云歌说,“手滑,没拿稳,差点摔了。吓死我了,还好是虚惊一场。”

傅胜安的手,也收了回去。

“哥,”她问,“我要把希晴送给你的魔方给摔烂了,你会不会把我卸掉八块啊?”

“那个成语是大卸八块。”

“都一样,一样。”傅云歌笑眯眯的,“哥,我是你亲妹妹,你不至于因为一个魔方,就生气的,对吧?”

傅胜安抿了抿唇:“你就不会注意一点?”

傅云歌却把魔方放了回去:“算了,我还是不碰了。不然,我怕我们的兄妹感情,会因为它而没了。”

傅胜安这才明白,刚刚什么手滑啊,差点摔烂啊,都是故意的。

别看傅云歌白白嫩嫩天真无邪的,那眼睛一转,鬼点子比谁都多。

正好这个时候,玩具房的房门被敲响——

“少爷,小姐,”佣人保姆的声音响起,“依姮小姐她们来了。”

傅云歌一听,立刻跑去开门:“依姮终于来了!”

傅胜安撇撇嘴。

陆依姮和沈云尔,都是女生,没意思。

他身边的女孩子太多了,这个时候,一个男孩子,就显得特别的弥足珍贵。

哎,陆叔叔或者沈叔叔,还有霍叔叔,什么时候生个弟弟呢。

千万别再生妹妹了。

门一开,陆依姮的声音清脆的响起:“云歌!”

这嗓门,完美的遗传了唐暖暖。

“依姮,云尔,我麻麻今天一早就说,你们会过来。我等了这么久,总算是等到你们了。”

他们几个,是青梅竹马,可以说,是从娘胎里就认识的。

大人们的关系好,小孩子的关系更好。

“我给你们介绍一个新朋友。”沈云尔转身,把身后的云承知推上前,“这是云阿姨的儿子,叫云承知。以后,他们就会经常跟我们一起玩儿啦!”

“你好你好。”傅云歌伸出手去,“我是云歌。”

“我是依姮。”

“你好,”云承知也落落大方的和她们握手,“我是云承知。承认的承,知道的知。”

傅胜安的声音传来:“云承知?”

他快步的走到门口,看着这个弟弟。

老天开眼,上帝保佑,他终于有男生朋友了!

有弟弟了!

“对啊,”云承知点点头,“你是……”

“我是傅胜安。”

傅胜安比他们年纪都大,个子又高,看着就很有为首头头的风范。